•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饿狼的狩猎场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12   

    我叫孙伟,今年二十七岁,一米八的个子,样貌小帅,平日里和女孩子也挺

    聊得来的,在一个外贸公司做销售工作,交过两个女朋友,不过都谈了几个月就

    分了。

    而我平时除了业务要求外,平日里也沒什么吸烟酗酒的爱好,偶尔还会去健

    身房做一下运动保持身材,在周围人眼里,我一直是个外在条件不错,说话幽默

    风趣,性格温和有礼的三好青年,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的另外一面——我黑暗

    的一面。

    就像每个人都有着一些特殊癖好一样,我也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小爱好,

    比如说,我喜欢迷奸,特別喜好在昏睡不醒的女孩子身上驰骋,在她不知情的情

    况下,盡情玩弄她那可爱的玲珑娇躯。

    世上的一切皆有来源,古怪的性癖也是如此。

    我喜欢神不知鬼不觉玩弄女孩子的爱好或许是来源于我童年时,对异性刚有

    懵懂向往之情的那段日子里,偶然在某不正经的杂志上瞥见过的迷药广告。

    当然,也是拜当时某些电视剧里用迷香一吹就迷晕侠女的剧情所致。

    看了那些个不正经的广告,联想能力丰富的我小时候就幻想着把小报上描写

    的催情或迷药给下到女同学的杯子里边,然后在女同学昏睡之后,趁其不备好好

    玩弄对方充满了神秘感的娇嫩胴体。不过小孩子有贼心沒贼胆,我既沒有按广告

    上标註的电话拨打咨询,也根本不敢把自己的犯罪意图付诸实践。

    所以在工作之前的我对于迷奸不过是幻想,意淫居多。

    但在工作之后,我偶然间在网上找到了一些迷奸资源,顿时,我小时候的邪

    恶意念就被勾引出来。

    鬼使神差的,被满脑子欲望支配的我经过多番查询和搜索,终于歷经艰难,

    通过网购买到了一些真正的迷药。

    买到药后就是实践了。

    人生总有第一次,生性谨慎的我选择把我的第一次迷玩经歷交给了我的前女

    友。

    毕竟这样做的风险相对小很多,就算被发现了,女朋友哄哄也就揭过去了。

    她是我在大学社团里认识的学妹,个子挺高,一米七零,瓜子脸,挑染成淡

    黄色的长发,五官不算特別漂亮,但也够得上一句中人之姿。

    当时追她的人不少,不过我是被她倒追的那个。

    学校里,她属于舞蹈团的一员,从小练拉丁舞的她气质比较偏御姐类型,贫

    瘠的胸前略显遗憾,屁股也不大,浑身上下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一双特別修长好舔

    的大长腿,平日里正常开房时我沒少玩这一双大白腿,也让我逐渐成为了一个资

    深足控。

    当然,第一次迷玩对象虽然选定的目标是我自个的正经女友,但我还是十分

    紧张,每每她有一丁点的动静都让我像个惊弓之鸟,一惊一乍的生怕她发现我正

    在做的坏事。

    不过一回生两回熟,几次迷玩之后,我的心态就放松许多,而在两任女友的

    试手下,我也变成了一个精通迷药使用的老司机。渐渐的,我已经不再满足于迷

    奸风险较小的女友了,她们的身份让我提不起兴趣,而我本身优质的资源也使得

    我可以接触到很多漂亮妹子,于是乎,我开始扩张猎场,把第一个除女友外的目

    标瞄准了一个同事少妇。

    这少妇其实比我年纪还小,名叫单晴晴,二十五岁,个子小小的,一米五二,

    有着一张可爱的鹅蛋脸,长的很水灵。

    不过要说她最吸引我的还是她胸前的一双伟岸,薄衣之下,高高耸起,肉眼

    可见的足有橄榄球大小,再配上她娇小的个子,稚颜的脸蛋,完美的属于一般人

    口中所说的童颜巨乳,波涛汹涌之下,足可称之为少年兇器。

    不过这颗好白菜已经被人拱走,少妇结婚半年,比我还要早入公司。她老公

    和她谈了快五年恋爱,虽然我一开始进公司的时候就对这个合法萝莉很有兴趣,

    但只是单纯的馋她身体,对挖她老公墻角沒什么想法,平日里也就与她正常交流,

    也从来不会口花花,几年下来,她对我警惕性很低,这也是我为什么把目标首选

    在她身上的原因之一。

    她平常很喜欢短裙加高跟鞋和丝袜的打扮,高跟鞋的跟都很高很细,大概是

    用来弥补她的稚气外貌和矮小个子,有点故意装成熟的风格。不过虽然她天生丽

    质,怎么穿怎么好看,但我还是觉得单晴晴换成少女风的裙装会更显她的优势,

    清纯、可爱、靓丽。

    不过虽然我很早就选她当了目标,但是第一次成功拿下单晴晴的机会其实还

    是挺意外的。

    我们那天公司成功拿下了一个大单,经理请吃饭庆祝。因为我被安排做了临

    时司机,在酒桌上只陪经理喝了两杯饮料,其他两个男同事喝的比较多,几个女

    同事也分了大概半瓶的红酒。

    我本来毫无歹意,车上带药也只是习惯,因为我沒想着在毫无计划的时候就

    匆促上马,毕竟和开女朋友不一样,开野车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万一出事,我可

    不想为了一时之乐就进去吃几年牢饭。

    吃完饭后,本来应该由我送回家的经理被老板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叫走了,

    走之前,几个女同事鬧腾着要去KTV唱歌,经理推脱不掉,便许诺KTV的费

    用他包圆了,并让我好好照顾几个女孩。我答应过后,几个同事,包括我在内,

    三男五女,就近找了个KTV唱歌。

    KTV里,沒了经理之后,我们同事显然放开了很多,大家都玩的很高兴。

    接着,我们打鬧着说反正是经理请客,不宰白不宰,又叫了五箱啤酒。这一次,

    几个女同事也喝了不少,我註意到单晴晴一人就喝了两瓶。

    唱完了歌,大家伙也到了散场的时候。几个人喝酒喝的都有些脸色上红,不

    过因为我接了任务,就一瓶沒喝,现在是最清醒的一个。于是我叫了三辆出租车

    和代驾,把几个同事都送回了家。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我故意把单晴晴放到最后安排:「晴晴,今天李哥休

    息吗?要不要叫他来接你。」

    李哥是单晴晴老公,我和他有过几次照面,还一起吃过饭。

    「你送我回去吧。他公司最近安排他出差了。」

    天助我也。

    这一秒,我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几个旖旎的画面,浑身上下的血都在一瞬间逆

    沖到了头顶。天赐良机啊,我表面上不动声响,偷偷看了两眼醉眼朦胧的单晴晴。

    她今天风采依旧,迷人的紧,上半身穿着一件带蕾丝花边的短袖白衬衫,上半身

    穿了一条嫩黄色的裙裤,两条洁白笔直的丰腴大腿迎着太阳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仔细一看,原是单晴晴美腿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一直延伸到最下边,

    银白色的细带高跟鞋上。

    「真骚。」

    我赶紧侧过身体,不让单晴晴发觉我下半身因为邪念而忽然支起的帐篷。

    随后,我扶着单晴晴的肩膀,在走往停车场的路上,心猿马意的感受着身旁

    的温香软玉,想到等会有可能发生的刺激剧情,不禁浮想联翩,连走路的姿势都

    变得有点变扭。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当时我还沒有得手。单晴晴虽然喝了点红酒和啤酒,但

    显然意识还算清醒,我不敢随意造次,更別提下手揩油了。直到坐进车里面,我

    起码都保持了一个绅士的态度,不过之后嘛……

    绅士也是可以随时变成狼人的。

    我发动车子,按照单晴晴在微信上给我发的地址导航。她家住在一个靠江边

    的小区,我一路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车技不错,开的很稳。大概是沒什么颠

    簸的关系,通过中央的后视镜,我悄咪咪的观察到后座的单晴晴似乎是因为酒劲

    上来了,有点困顿,便瞇了眼睛在后座上半靠着休息,一双丝袜大白腿偶尔会因

    为车子的走动而轻晃,差点便勾走了我的魂。

    不过光靠着那点酒是绝对不够搞定单晴晴的。

    路上,趁着车子停在一个大红灯前,我做贼心虚的左右看了看,眼疾手快的

    从主驾驶下的一个小储物格里拿出了早已磨好的打底药粉,这是一种外国代购回

    来的安眠药,无色无味,除了有少许沈淀,但这点沈淀一般人不註意看是瞧不出

    来的。

    我把药粉偷偷倒进了一瓶车上的矿泉水里,使劲摇了摇,把瓶盖盖好,恰巧

    红灯刚过,便油门一踩,继续上路。

    很快,我开到了单晴晴小区的楼下。她现在还在浅睡,我轻轻推了推她的肩

    膀,女孩子半梦半醒的睁了睁眼,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么快就到了啊。」

    她揉了揉眼眶,我赶紧问她:「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不过现实有时候很让人伤心,单晴晴竟然沖我摆了摆手。这咋行啊!我一下

    子有点急了,小少妇难得家里老公不在,平日里又沒有单独送她回家的机会,这

    次要是不把她给放翻了,下次机会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我得赶紧想个办法。

    于是我就和她说:「喝一点吧,酒喝多了容易嘴巴幹,润润喉咙。」

    可让我无比失望的是这难搞的小娘皮还是沖我摇头。

    沒有办法了,临到跟前,小少妇软硬不吃。我又不能把加了料的水强行给她

    呕下去,只能把她扶出了车外。

    下了车,她脾气有点犟,把我推了一下,意思是不要我扶。

    唉,看来今天沒希望了。我十分遗憾的看着单晴晴窈窕的身影走向居民楼,

    煮熟的鸭子也能飞了,我心里无比难受。

    但不知是不是老天开了眼,单晴晴酒汤灌饱,步履虚浮,走了两步脚上一软,

    差点摔倒。我这哪能放过,赶紧打蛇上棍,沖上去把她搀住,她一开始还想反对,

    但我死皮赖脸的说担心她现在这个样子容易摔伤,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美少妇的小

    破绽,回头借口手机沒带,去车里取了安眠药粉,把她送上了楼。

    她家住在居民楼的三层,不算高。我在电梯里观察了一下,居民楼属于老式

    的,门口沒有门禁,监控也都在小区大门外,居民楼前是沒有的。我一下子放宽

    了心,把单晴晴扶到了房子门前,锁是一个电子密码锁,她手沒劲儿,哆哆嗦嗦

    的,按了两次密码才打开门,在她旁边的我早已悄悄记下。

    进了房间,她家不大,二室一厅一厨房,七十多个平方。我把她扶在客厅的

    沙发上坐下,她有点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又把脑袋磕在茶几上,拿手臂交叉着

    盖住了脸。

    见此情景,我赶紧跑到她家厨房,找了个杯子,往杯子里撒了药粉,拿热水

    一沖泡。把水拿到了单晴晴面前,推了推小少妇的肩膀:「来,喝一点吧,喝一

    点热水沒那么难受。」

    「谢谢。」

    似乎是因为回到了熟悉的环境,在家里的单晴晴沒那么防备了。她接过水杯,

    先是尝了尝温度,然后一饮而盡。

    我亲眼目睹着她喝下了加了料的水,管不住的老二不禁立刻昂起头来,一柱

    擎天。不过既然猎物都踩了陷阱,我也不急于一时,和妹子假心假意的说了几句

    以后不要喝那么多了,就走出了门,还故意把门关的比较大声。

    下楼梯的时候,我差点乐的跳起来,但是我忍住了。回到车里,用导航找了

    个最近的停车场把车停好,把剩余配套的迷药用一个小背包带上,我重新徒步走

    回小区,大概花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再看看手机,又翻了翻论坛新闻,等了差不

    多五十分钟,虽然按照往日的经验,单晴晴肯定睡成死猪了,不过保险起见,我

    打了两次单晴晴电话,都沒人接。这样,我这才走回单晴晴家,输入密码,成了!

    一次成功。

    推开门,小娘皮沒在客厅。因为刚才她在车里两次拒绝我,我心里已经憋了

    一股火气,心想今天肯定要她好看,不把她的小逼艹肿是不可能放过她的,如果

    条件允许,我还要给她开几次后门,让她尝尝我的厉害。

    不过心里想的疯狂,我手上的动作还是很小心。轻手轻脚的,生怕搞出大的

    动静来。

    我轻轻握住单晴晴家卧室的门把手,把耳朵贴着门,沒听见什么声音。于是

    我推开房门,走进去,发现难搞的小娘皮连衣服都沒脱,一只手摊着,一只手压

    在了脖子底下,两条腿沒一点形象的岔开,裙下风光一览无余,脚下的高跟鞋被

    蹬掉了,就胡乱的甩在地上。

    我凑近了点,单晴晴鼻子里发出了略微沈重的唿吸声,看起来是睡着了。

    于是我掏出背包里的麻醉剂,用小棕瓶装的,挥发很快。我把麻醉剂倒在一

    块白布上,轻柔的先是放在单晴晴的鼻子底下,等了差不多二分钟,她的唿吸更

    加重了,隔得远一点也能听见。

    我心想差不多了,又在白布上加了更多的麻醉剂,把白布盖住了单晴晴的口

    鼻,稍微用了点力往下压住。

    「唔~ 」

    白布下,她本能的因为麻醉剂的异味而躲闪,我见状赶紧把白布拿开了一些,

    等到她不动了,我再添了一点麻醉剂,又把白布盖在她的鼻子上,如此往复了两

    次,她这才彻底放松,鼻间发出了轻柔的鼾声。

    「小娘皮,总算被我放倒了。」

    我极其兴奋的回转过身,把最后一步做完。也就是把单晴晴的腰带抽掉,把

    她的裙裤和紫色内裤扒下,将另一种镇定剂用针管打进她的臀大肌,等到註射完

    毕,小妹子的轻鼾已经变成唿噜唿噜的大鼾声了。

    这下子,鼾声如雷的她彻底成了我随意玩弄的一块美肉,我再沒有顾忌,大

    手大脚的找了个位置支起了手机拍摄,又把身上的衣服光速脱光。

    「嘿嘿。」

    完全解放的我淫笑着看向床上的睡美人,心中倒也沒有一开始那么急躁。

    我先是捡起了地上的一只银白色高跟鞋,说实话,我在办公室就眼馋她的鞋

    子好久了,一双丝袜脚整天在我眼前哒哒哒的走来走去,一想到鞋子里面藏着的

    美足脚底,小兄弟难免涨得生疼。

    不过如今倒是可以一亲芳泽,肆意蹂躏。

    「哈,漂漂亮亮的小美女唿啦唿啦的打唿倒是別有一番趣味。」

    听着耳边鼾声,我低头嗅了嗅高跟鞋的鞋底,原以为会闻到一点酸臭的异味,

    但沒想到除了有一点淡淡的皮革味以外,小娘皮的脚丫意外的幹凈。

    我伸手挠了挠单晴晴的脚心,像她这样有一双美足的大美人以我一般的经验

    来看,通常都会比较怕痒。但我也知道,被充分麻醉的她现在是不会有什么反应

    的。

    不过挠痒也算是我的一种另类小爱好,我把手指隔着丝袜,在单晴晴的几个

    小脚趾间来回穿插,又把手指勾起来,沿着她的脚趾,脚心,到脚后跟,来回的

    划动。又把自己有点胡茬的下巴贴住单晴晴的美足脚底来回磨蹭,虽然大美人儿

    不会有什么反应,但还是让我的挠痒欲望充分得到了满足。

    「美味。」

    挠完了痒,我捧起单晴晴的一只脚丫,隔着肉丝,把她的小巧足趾一个一个

    的放在嘴里含住细细品尝,美滋滋的吮吸了一番后,我拿舌头反复的在她的嫩脚

    底舔弄,还嫌不过瘾,把两只美足都一一捧起,舔完左脚舔右脚,直把妹子的脚

    底心都舔的水淋淋的,我才暂时放过单晴晴的一双小脚,转而抚摸起她触感丝滑

    的一双丝袜大美腿儿。

    我一边摸着,一边向上探索。

    这时我才发现,单晴晴上半身的衬衫被她自己解了两个扣,半个紫色的胸罩

    露在外边,我扳着她的一侧肩膀,才一动作,她大大的奶子就抖的我眼睛都看花

    了。

    我把她的奶罩剥开一点,露出了上面的一粒蓓蕾。小小的,粉粉的,乳晕也

    不大,要不是单晴晴奶子够大,这乳头看起来和小学生也差不多。

    我凑上前,把单晴晴的奶头含在嘴里,两只手一边挑开另一边的胸罩,抓住

    这波涛汹涌的乳肉随意揉捏,一边往她身下探去,越过萋萋芳草,摸着那两片湿

    漉漉的肥厚唇肉,把指节往里边轻轻抽插,不一会儿,嘴里边的小奶头就挺立起

    来,硬硬的,放在齿间浅浅的啃咬,确实很有口感。

    一边吃奶,一边指奸了单晴晴大概五分钟,小美人的穴儿已经有点泛漤。我

    把她翻了个身,把她衬衫的纽扣盡数打开,又把她的胸罩往上一推,坚硬如铁的

    下半身早已整装待发。

    不过在插入前,我拿手翻开单晴晴的眼皮,看着她无神的眼珠里边瞳孔涣散

    无光,眼白遍布血丝,下身一个用力,粗壮的小兄弟就已经插入了大美人的仙人

    洞里。

    我开始的动作不快,单晴晴虽是少妇,但穴儿很紧,里边水也很多,噗嗤噗

    嗤的。我抽插了几下,她的鼾声依旧,小脑袋随着我的动作无意识的摇摆,唿啦

    唿啦的唿噜声刺激的我速度越来越快,大概也就十几分钟,我觉得精关一紧,赶

    紧把活儿拿出来,撸了两下,全数射在了单晴晴的脸颊两侧,一团团浓稠的白精

    衬的她清纯的小脸格外淫靡,我赶紧取了手机,对着她洒满了白浊的脸一阵狂拍。

    第一发打完过后,我休息了一会,就躺在单晴晴的身边,拿她的手给自己撸

    管,又揉着她的两个大胸,这两团硕大的柔软手感太爽,又肥又嫩又弹手,我怎

    么摸都摸不够。

    软玉在怀,沒多久,我的小兄弟又硬了起来。

    接下来就该开后门了。

    我把单晴晴翻了个身,捏了捏她结实挺翘的两瓣小屁屁,又把她的臀肉分开,

    露出内里的菊花,单晴晴的小菊花很粉嫩,小小的褶皱十分可爱,沒有痔疮,我

    伸出舌头舔了舔,又拿舌尖往里边探,因为药物的原因,单晴晴的菊花有点松弛,

    不过还是很紧致的,看得出来,这朵精致的菊花应该沒有被开采过,我扑了上去,

    狠狠吸了一口,闻着一股淡淡的骚臭味,我不禁感到兴奋。

    不过就算有药物帮助,我还是不打算直插,沒有经验的雏菊太粗暴的话容易

    造成肛裂。

    不过一心想要拿她后门处女的我可不会因为这点小小挫折放弃。

    我先拿手抠弄了一会单晴晴的小穴,把她的阴蒂上的包皮剥开,露出那个敏

    感的小粉点,我舔弄了一会,大美女敏感的紧,下边蜜穴的水沒一会就唰唰的流,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扶住自己的兄弟,给单晴晴来了个后入式,插了几十下,

    爽的不得了。不过为了给大美女开发后门,我还记得自己使命,又留恋不舍的插

    了几下后,把沾满了淫水的鸡儿轻柔的怼在单晴晴的菊花上,可鸡儿太大,还是

    有点困难。

    我想了个法子,先拿手指沾了蜜汁,往她稚嫩的菊穴上插弄,给她扩肛。等

    到她有点适应了,就换成二根,再换成三根,我感觉差不多了,找准了位置,刚

    一进去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热很紧,但慢慢的,我的鸡儿滑了进去,顿时,大美人

    初经人事的菊穴很是有力的夹我,想要把我粗大的小兄弟给挤出去,那种强烈的,

    不同于阴道的包裹感和剧烈的挤压感不禁让我大唿痛快。

    于是乎,我在单晴晴的菊穴里又驰骋了几十下,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新玩

    法,便把坚硬粗大的兄弟拔出,微微低腰,立刻又滑进了另一处水帘洞,咕滋咕

    滋的,如同骑上了一匹烈马,我仍不盡兴,就去拿手扣单晴晴的嘴巴,扯她的小

    舌头,把她的脸侧过来看她的表情,只见她紧闭着眼,无力的打着唿噜,沒什么

    配合,只是一味的跟着我的节奏晃悠,两只手瘫在两边,动作大的把床都摇的吱

    嘎响。

    就这样,我上边插两下,下边插两下,小穴和菊花轮换着抽插,用了差不多

    十几分钟,正在兴头上的我忽的一个哆嗦,人就停了下来,深深塞在单晴晴菊穴

    里的鸡儿已经半软了。我慢慢抽出来,只听啵的一声,好像拔开香槟的盖,单晴

    晴灌满了我阳精的菊穴黑洞一样的张在那儿,久久沒有恢复。

    两次发射已经让我体力大减,短时间内我玩不了第三回。

    不过仍然意犹未盡我爬起身,翻了翻单晴晴家的衣柜,从里面挑了件OL装

    准备给她换上,却发现我的精液已经从单晴晴的菊花流到了大腿,我赶紧找了餐

    巾纸给她擦幹凈,把她的肉丝给脱了放在一边等会带走收藏,顺便又拿了两条丝

    袜,一黑一白,给她换装后拍了几张玉体横陈的照片。

    就这样连换装带舔脚的一番亵玩后,我捧着单晴晴的一双美足又给自己来了

    一发足交,最后,我梅开三度,又一次换了个女上男下的姿势插进单晴晴的小穴,

    发现药效的巅峰时间已经过去,这妞儿有点意识了,被我艹的直哼哼,当我把鸡

    儿齐根深入,她还会轻轻推我,不过我不管再怎么玩她,她都沒有睁眼。这一次

    发射比之前几次都长,我换了差不多三个姿势,女上男下,侧交,抱着她的脚丫

    子边啃边正面突入,大约用时二十分钟,当我把为数不多的阳精射进单晴晴的嘴

    里让她吞下后,我已经累的不行了。

    不过再累也得善后。

    我草草整理了一下现场,把单晴晴的衣服重新给她穿上,又把沾满了口水和

    精液的肉丝藏在包里带走,还差点忘了把她的手机找出来将通话记录删掉。一切

    收拾完毕后,我就像个沒事人一样走回了停车场,第二天,我回到公司,单晴晴

    看起来和往常一样正常,还对我笑了笑,沒什么异样表现。

    我和她说了声早安,然后在她身后的工位坐下,看着她忙碌的背影,思绪又

    不禁回到了昨日的春宵一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