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变态老婆和鲤鱼牛蛙兽交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1:30   

    5月16日

    今天是我和老婆白露的结婚纪念日,她早早的就打来电话让我早点回家一

    起庆祝,在电话里她还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我心想着,老婆会不会同意给我生孩

    子事了,那就太好了,我都被老妈催死了,养精蓄锐就等这一天了。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家门,就听到激烈的接吻声音。难道白露又把野男人

    带回家了我循着声音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见到震惊的一幕:白露正抱着一条

    活蹦乱跳的大鲤鱼,一人一鱼嘴对嘴的接吻着。

    这是我老婆吗太淫贱,太变态了!白露性感的红唇包裹着鱼唇,像抱着情

    人一样,摆着头、缩着腮帮子,双眼谜离,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和我接吻都沒

    有这样投入过。白露一直吻到喘不过气来,才离开鱼唇拉出一条淫丝,不知是她

    的唾液还是鱼的涎液。

    白露这时见到我回来了,装出害怕的样子,怯怯的说:「老公,对不起,让

    你看到我在和大鲤鱼偷情。」说完看见我不知什么时候鼓起的裤裆,又淫荡地娇

    笑着说:「这是我新认识的鱼老公,卖鱼的说它是一条野生的雄鲤鱼哦!本来打

    算做红烧鲤鱼给老公吃,好好补补,但见到鲤鱼老公翘都都的嘴,就忍不住,红

    杏出墙了,嗯……真可爱。」接着伸出湿滑的香舌,当着我的面又和她的鱼老公

    接起吻来。

    这条鲤鱼大概被我老婆强吻了好长时间,已经奄奄一息了,于是我建议说:

    「老婆,你的鱼老公快死了,应该让它回到水里。」

    白露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说:「沒关系,死了就做菜给你吃。」接着又亲了

    几下,不过最后她还是把鱼放回水盆里。白露见到它在水里又活蹦乱跳的,就放

    心地开始做饭。

    饭桌上少了一条红烧鲤鱼,菜还是很丰盛,有鸡有鸭。白露捨不得她的鱼老

    公给我吃,就这样养在浴缸里,还说晚上洗澡的时候和她的鱼老公来一番鸳鸯嬉

    水,还叮嘱我说:「我要和鱼老公洗澡了,人老公不淮偷看哦!」

    听着浴室里白露欢快的笑声和嬉水声,我特別难受,忍不住偷偷的打开门缝

    偷看。只见白露把大鲤鱼抱在胸口,用丰满的双乳摩擦鱼身,并时不时的啜吻鱼

    唇。一会儿又坐起来,把小巧的乳头送进鱼嘴里,一边用力把鱼头戳向丰满的乳

    房,一边淫荡地呻吟:「哦……鱼老公……鱼哥哥……快吸……白露的小乳头是

    给你生的……哦……要被你吸出奶水来了……好舒服……」

    不知鲤鱼是不是听得懂白露的话,一直配合地摇摆着尾鳍,鱼嘴一张一张的

    吸着我老婆的乳头。

    吸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结束餵奶,白露的两粒乳头被鱼嘴吸得鲜艷欲滴。接着

    把鱼头送到双腿间,把勃起的小豆豆送进鱼嘴。混合着水声,白露淫荡的呻吟不

    断传来:「啊……要高潮了……快……亲老公加油……吃掉白露淫荡的阴蒂……

    哦……快丢了……」

    白露双腿夹着鱼头,不停地晃动着腰身,不一会儿白露就被鱼吸得达到了高

    潮,阴道里排出白色淫液。这时鲤鱼可能被白露淫液的刺激,尾部也排出了白白

    的液体,盪开在水里和白露的乳白色的淫液混合在一起。

    「是精液!」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听到了我说的话声,白露这才发现了我在偷看,「啊!老公偷看我和鱼哥哥

    偷情,真不要脸!我要怀上亲亲鱼老公的野种,给你戴上绿帽,气死你!」然后

    把鲤鱼的排精孔按在自己的阴道口上:「鱼老公……快点多射点进来,直接射到

    卵巢里,让你的人类老婆所有的卵子都受精,然后怀上你的孩子,我要为你生一

    群可爱的小鲤鱼。」说完红唇又对着鱼嘴吻了下去,还故意吻得「滋滋」有声。

    见到如此淫荡的情景,我好像见到无数鱼精子通过老婆的阴道游进子宫,争

    先恐后地和老婆排出的卵子结合在一起,在子宫里发育,然后生出一群小鱼。

    「不行!」我大叫起来,拉开门跑进去,在白露还在被我喊声吓住的时候,

    一把从老婆手里夺过鲤鱼用力摔在地上。这时白露才回过神来,伸手点了下我额

    头,娇笑说:「可爱的老公,连条鱼的醋都吃啊」

          「 谁说我吃醋,它刚才射了这么多精液,我是怕你怀孕了」

          「笨老公」白露拿白白的手指点了我脑袋一下说道:「它是鲤鱼,你老婆我

    是人耶!我们物种不同,又不会真的怀孕,我不是早就和你解释过了吗,连这都

    不知道。」

    我也楞了一下,对啊!上次老婆和我一起看兽交片的时候就和我解释过了,

    对了我老婆可是生物学博士哦,而这次只是一条鱼而已,它的精子也不会让老婆

    的卵子受精。

            想到这里我不好意思的的说道:「老婆,刚才你说要让自己受精,我……我

    还以为你真的会生一群小鱼、所以……所以才摔死它,我只是阻止这它给你受精。

    对不起啊!老婆。」

    白露板起脸来气愤的说:「好好的一条鱼被你摔死了,怎么办」

    我「嘿嘿」的过去抱着她傻笑说:「只是条鱼,等下老婆烧糖醋鲤鱼给我这

    个爱吃醋的老公吃。」

    白露听我这样说,白了我一眼,故意说:「虽然它只是一条鱼,但和你老婆

    也有过一场鱼水之欢,怎么能杀掉给老公吃呢说起来一夜夫妻百日恩,好歹我

    和它也有夫妻之实,说出去,老公吃一条鱼的醋就杀死它,以后我还怎么和其他

    野男人偷情哼!」

    我配合着说道:「是,是,老婆大人,我错了,都是我不对,不该杀死你的

    鱼老公,下次不会这样了,什么都依你。明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帮你再买一条来

    补偿。」

    白露这才玉容解冻,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盈盈地说:「这才是我的好老

    公。去,把我的鱼老公抱过来给我。」

    我赶紧把死鱼抱过来给白露说道:「老婆你还要这条死鱼干什么,等下我把

    它破了放冰箱里明天烧糖醋鲤鱼吧。」

           白露白了我一眼道:「让我和鱼老公告別一下不行啊,你好残忍呀!你看我

    的鱼老公,正在射精的时候被你摔死了,多可怜啊!」说完当着我的面,就忍不住

    去亲死鱼老公,然后又张开嘴对着还流着精液的死鱼屁眼,把精液一滴也不浪费的

    吸进嘴里。

         「 老公,你去睡吧,这里交给我了」

          不知道白露还要幹什么,虽然我很想留下来但在家里我都听老婆的,所以只能

    带着一脸疑惑走出浴室。

       为了今天我把精液都存下来,因为我早就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了,想到等下就

    能让自己的小精子钻进老婆的小卵子,然后变成一个大胖小子,我心里就激动的要

    死。 

         不一会儿,带着一身鱼腥味的白露就爬上了床,我迫不及待的上去搂住她,当

    我正想要亲她的时候。白露挡住我的嘴道:「老公,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本

    来打算要你好好爱我,还想听婆婆的话怀一个孩子,但今天鱼老公被你杀死了,肯

    定对我们的孩子不好,而且我也不能和我鱼老公的仇人做爱,我要为它守孝三天,

    但你又是我的正牌老公,所以除了插进小穴其它都可以。来,吻我这张还带着死鱼

    老公精液的贱嘴,嗯……嗯……」一开始听了虽然很失望,但等她说完,我还是迫不

    及待地吻了上去。

         我挺着鸡巴吃盡了白露带着公鲤鱼精液的唾液,子宫里喷出的淫液也沒放过,

    我要把其它雄性流在老婆体内的的精液都清除掉。 

     【牛蛙篇】

    5月17日

    第二天,我吃了一顿糖醋鲤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觉得非常美味。吃

    完饭我们就去了菜市场,因为昨天我答应再买一条大鲤鱼给白露做姦夫。

    白露打扮和以往常一样,非常性感时尚,一件白色连身超短裙,黑丝网袜,

    再加上超细高跟白皮靴,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几乎要看到底裤。见到別的

    男人不停地回头望我性感时尚的老婆,我又自豪又吃味,我在想,要是他们见到

    我老婆变态淫荡的一面会怎么想

    在拥挤的市场,我们直接就去了水产品区,白露急着选条好点的鱼老公,竟

    然沒去搭理路上几个想吃她豆腐的臭男人。我们挑了好久,才选了一条她满意的

    十斤重大鲤鱼,我对着老婆耳朵轻声调笑说:「怎么样,这条不错吧老闆说是

    条公鱼哦!昨天还在盆里排精子呢!还满意吧呵呵!」

    「死相!一条鱼而已,我还不够,还要那个。」说完她点了点那盆黑黑的牛

    蛙。哇~~淫荡老婆竟然还要和牛蛙做爱!我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幅非常变态的

    景像:老婆把牛蛙的大舌头吸进嘴里和牛蛙激烈地舌吻,然后把比手掌还大的牛

    蛙一只只塞进淫穴、子宫,还有屁眼里面。

    白露见我发呆,使劲地掐了下我的腰肉,把我从幻想里惊醒:「在发什么呆

    呢快去给我挑牛蛙,別忘了要雄的。对了,挑大的越大越有感觉。」

    猪头老闆见我们挑了一条大鲤鱼,又要买牛蛙,高兴坏了:「哈哈!您这位

    漂亮的妻子真有眼光,这盆牛蛙是放养,直接吃昆虫,很少吃饲料的,营养价值

    非常高。」

    听完我乐了,轻声对白露说:「哈哈!要是他知道,你是买牛蛙做老公,不

    晓得他会什么表情」

    白露白了我一眼,微笑着说:「那我就告诉他,我也想看他吃惊的模样,我

    还想让他也当我老公,和他的牛蛙一起来肏我。」

    我说:「我才不信!」

    结果白露真的跑到老闆身边,只听听了啪嗒一声老闆把手中的钱桶掉到地上

    ,硬币磙了一地。

    之后老婆妩媚的瞟了他一眼走进了后面的房间里,老闆看了看我马上跟了过

    去,连店都不顾了,我想跟进去结果碰的一声吃一个闭门羹,还锁上了门。

    我靠在门口,刚想要帖耳偷听就听见老婆喘着气叫道: 「老公你不要偷懒

    ,帮老闆看好店!」说完就听到里面啧啧的亲嘴声不断传来。

    我走到鱼缸边到了几桶水然后轻手轻脚的回到门口偷偷,刚把耳朵贴在门上

    就听见里面,只听老闆说「你下面鬧水灾了」。

    接着就锅碗瓢盆掉地上的声音,桌子椅子翻到的声音,如果沒有听见男女激

    烈的交媾声,女人呻吟,男人的吼声,不知道的人保证会认为里面在打架呢。

    十五分钟后我和老婆沒用一分钱钱带着老闆挑选的五只雄牛蛙和大鲤鱼,离

    开了这家店。

    路上白露,夹着腿屁股一扭一扭的,一边走一边说:「回想起刚才老闆的样

    子,张大嘴巴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笑,哈哈哈!」

    我连忙附和:「是啊!哈哈哈……对了,你是怎么对他说的」

    白露用刚才对看鱼老闆一样妩媚的眼神看着我:「我对他说:『我老公是来

    买鲤鱼、牛蛙回去给我,交配下种的,所以都要公的。』你老婆淫荡吧说完我

    就忍不住了,下面淫水流都流成了,所以就跟他说我想让他肏我。」

    忽然想到刚才里面碰撞声我问白露道: 「老婆他刚才怎么肏你的,怎么肏

    屄就像打架一样啊!」

    「是在打架呀,我们在里面光着屁股肉搏呢,开始时他就抬起我一条腿就站

    着肏,他肏得太勐了,我站不住,就挂在他身上,大概他也累了,然后他让我翻

    过身,趴着桌子,像母狗一样撅起屁股让他肏,也幹得很勐,把桌子都干翻了。

    我色色地问道:「老婆,他这么勐啊,肏得你爽不爽」

    「爽个屁!看他魁梧的样子,幹起我来像头牛一样勐插我屄,可却是银样蜡

    枪头,刚被他吊起来就射了。」

    「那他戴套沒有,是不是沒带直接射进去」

    「是啊,都射进去了,我刚把套子拿出来,他就摸着我小屄把热乎乎的大鸡

    巴插进来了,肏的时间不长,但精液可不少,大龟头使劲钻进花心,一股一股的

    射进子宫里,害我现在要夹着腿走路,难过死了。」

    「啊,老婆你这几天是最佳受孕期,你又对避孕药过敏沒办法吃药,现在只

    能赶快找地方沖掉吧,不然怀孕了就只能打胎了。」

    「老公,都是你啦,刚才激我,害我沒到高潮还被別的男人射进去还怀了野

    种。」

    「我晕,老婆你可不能赖我,还是找个地方洗洗吧,我看不想当便宜爸爸。

    「就怪你!就怪你!谁让你也不拦住那猪头老闆,到时候我生个小猪头,你

    可要负责养啊。」哎,我的老婆到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真淫荡。

    「老婆你別玩了,再不解决就真的怀上野种了。」

    接着我们到处找,这么大一个市场竟然沒有一个洗手间。

    「 老公,都沒洗手间啊,怎么办,你要负责。」

    一想到老婆子宫里装着野男人的精子正在围攻老婆可爱的小卵子我就郁闷,

    本来昨天就应该让我的精子去钻的,现在被牛蛙店老闆给钻了。

    「这下可糟了,对了,对面有个公园,那边有喷泉,老婆去那里洗一洗吧。

    在公园里有个水池,但周围都是人,我们往水池角落走绕到假山下,这里有

    一个拿着小鸡鸡撒尿的小男孩雕像。

    两个小女生正在用小鸡鸡出来水洗手,其中一个短髮女生比较调皮用手指堵

    小鸡鸡的出水口,把水射到长髮女生身上,而长髮女生就要反击,也去堵鸡鸡。

    当我和白露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幅奇怪的景象,两个小女生争抢着去摸小男孩

    雕像的小鸡鸡……

    当然我们到来后,两个女生才反应过来,马上红着脸还带着娇笑跑掉了。

    「老婆,就这里吧,你看这个雕像不错,就用这个洗吧。」

    谁知白露指着雕像的小鸡鸡说: 「这小男孩的小鸡鸡还蛮大的嘛,让它插

    进去一定很舒服!」我晕!都急死了,白露还有这心思,哎!

    「老婆你快点吧,我帮你挡着。"

    我放下鲤鱼和牛蛙,然后脱下上衣让老婆遮住,让她就蹲着让水柱沖一冲,

    谁知被她骂了一句,只见老婆把短裙翻起来,褪下裤袜和内裤,就把用小穴去套

    小鸡鸡,说:「这样洗才不会把衣服弄湿,你看好那边路口有沒有人来哦」。

    对啊,我怎么沒想到,我扰扰头道:「还是老婆聪明,这样还能洗彻底一点

    。」接着我转过头盯着路口。

    十分钟后……

    「老婆快点,好了沒有」

    「哎呀!別催我!马上就好了。」「呜……嗯……嗯…嗯…」

    咦这么听见白露在呻吟,我转过头一看,小肉棒一下就翘起来了,老婆现在

    正屁股对着小男孩雕像的小鸡鸡一挺一挺的,脸颊飞红,媚眼如丝,一缕髮丝咬

    在嘴边,明显是快要高潮的样子嘛,哎!我的淫荡老婆你还真会找时机……

    「爷爷,这里有个光屁股阿姨,在幹什么呀。」忽然一个小男孩指着我老婆

    问他爷爷。

    「你们在这里幹什么!太不像话了,你们怎么能这样,猥琐一个雕像!」老

    爷爷见到我老婆的样子,马上冲过来噼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还不忘偷看我老婆

    的光屁股。

    当然了,我听到声音就把老婆拉起啦用衣服把春光包住了。

    「要你管,死老头!」我骂了他一句就拎着牛蛙和鱼离带着羞红脸的老婆开

    这里。

    「老婆,你不要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色呀,被人发现多尴尬啊。」

    「你还说,都是你啦,不好好看着人,害我又吊在一半,不上不下的真难过

    。」

    「老婆忍一忍,回去我就满足你。」

    「我现在就忍不住了,我才不要你呢,我要牛蛙老公,你在这里等着。」说

    完老婆抢过我手里的牛蛙甩着齐腰的长髮披散在身后,弯腰钻进了草丛,接着一

    阵悉悉索索声音和。

    当白露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她腿间小屄鼓鼓的屁股翘翘了好性感,咦她手上

    的牛蛙已经沒了。

    白露见到我疑惑的目光,白露「哧哧」的笑着,把我的手按到她乳房上说:

    「我把它们一只只的接过吻,然后放进内衣里面了,两只在我乳罩里正含着我的

    乳头,还有三只都在我内裤里,一只吃着我的小豆豆,一只添着我的淫穴。还有

    一只,你猜猜看在幹什么」说完把我的手带到她丰满的臀部。

    「它……它在舔屁眼,在舔我老婆淫荡的屁眼。」我楞楞的说。

    回家时白露找了辆人最多的公车,她已经被五只牛蛙舔得心痒难挠了。

    站台上的时候,就有一群色狼被老婆迷倒了。

    「哇,你看那个女的身材真好!」

    「是啊,你看她的馒头屄,好饱满啊,肏进去肯定很爽!」

    「这个女的也做公交车,啊受不了了我要跟她一起上车。」

    老婆上车的时候站台上在等车的色狼都拥上车了,一上车,白露就往男人多

    的地方挤。原本在车上的男人也都被我老婆吸引了,都想挨着她站,我马上跟上

    去保护她。

    当车开动的时候,白露已经夹在几个男人中间了。我背向她站着,通过玻璃

    的反射,我看到她身后是一个猥琐的眼镜男,一看就知道经常在车上吃美女豆腐

    的人,就是他最早发现白露上车的,这时候见到白露主动站到他前面,还不是送

    肉给狼吃!

    「有人摸你老婆的屁股。」白露偷偷的在我耳边说。眼镜男从后面贴着她,

    手摸上了白露包裹着网袜的大腿。他见白露沒有反对,就更加大胆了,双手摸向

    白露的屁股,用鸡巴隔着裤子摩擦她臀部。

    「哦……好舒服,他摸我屁股的时候好大力啊……啊……他把鸡巴也贴上来

    了,老公,我好爽!啊……他的手快摸到我舔着我屁眼的牛蛙老公了。」

    当他快要摸到屁股沟的时候,我老婆为了不让他发现内裤里的牛蛙,轻轻的

    抵抗了下,我也回头看了看,吓得眼镜男一下缩回了手。

    白露见他这么胆小,主动摸上了他的鸡巴,捏了几下,对我说:「老公,他

    好胆小,不过我发现他鸡巴还蛮大的。」然后熟练地找到拉链,拿出他那根臭烘

    烘的鸡巴,同时翻上短裙,裹着裤袜的丰臀往后翘起,微微分开双腿夹住鸡巴。

    眼镜男这时爽快得快要呻吟出来了,整个身体贴上白露的后背,双手抓着她

    的细腰,不停地摆动屁股,把鸡巴在我老婆双腿裆部摩擦。看着他爽得快要射精

    的样,不知道当他发现自己的鸡巴戳在牛蛙背上射精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白露的阴部虽然沒有直接被大鸡巴摩擦,但五只牛蛙带来的异样感觉,显然

    使她更加兴奋,特別是裤裆里的三只牛蛙随着鸡巴的抽插在蠕动,直接摩擦着她

    的阴部和屁眼。

    眼镜男越插越兴奋,双手握着因为装了两只牛蛙而变得更大的豪乳,快速度

    地撞击白露的翘臀。通过白露撑在我背部的手臂传来的力度和断断续续的呻吟,

    能感觉到眼镜男抽插的速度之快、用力之大,就像上了马达的打桩机一样。

    他的动作早就惊动了边上男人,几只大手摸上了我老婆,白露也夹紧双腿扭

    动着身体配合着他们的抽插和抚摸。

    后面的眼镜在狠狠地大力插了几下后,把一泡浓浓的精液射在白露的裤袜裆

    部,白露屁股一扭把眼睛男撞开,马上就有一根新的鸡巴插进她裆部。

    白露把头搁在我肩上,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晃动,在我耳边轻声的呻吟着说:

    「哦……老公,又有一根火热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啊……他插破了我的裤袜……

    嗯……好舒服,我真想他能直接插破底裤,和牛蛙老公进到我淫荡的小穴里。」

    我想回头看看这个男人的模样,白露却把我的头摆回去,说:「老公,別看

    他们,小心他们被你吓住。哦……好舒服……我快丢了……呜……」

    白露搁在我肩上的头已经转到后面,和那个男人热情地接起吻来。从玻璃上

    的影子上看出,这个男人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农民,他一边和我老婆接吻,一

    边抽插,一只手从老婆领口伸进去握住乳房。他楞了一下,抽出手来,手里抓着

    一只牛蛙,下得马上扔掉。「妈呀!什么东西」。

    白露「哧」的笑一声,对他轻声说了几句话,这个中年农民释然的在白露耳

    边说了几句,把另一只牛蛙也拿了出来,交给她。

    白露把头搁在肩上对我说:「老公,他知道我和你是一起的,他让你帮我照

    看一下牛蛙老公,还让我告诉你,他会好好地插插我下面两个淫穴,让你不用担

    心。哦……他已经把你送给我的蕾丝内裤挖破了,啊……他的鸡巴要直接插进来

    了……舔我屁眼的牛蛙老公也被他的火烫鸡巴顶开了……哦……」

    明显地,我感到一阵大力传来,老婆又轻叫着说:「他插进我的后洞了……

    好烫、好粗啊……老公……比你的粗多了……哦……哦……哦……」

    还沒等白露说完,一阵阵规律的冲撞波动就传过来,同时还有中年农民粗重

    的喘息声音,竟然马上被插后洞了!。

    我看到老婆皱着眉头,咬着牙,很辛苦的样子,「老婆,他肏得怎么勐痛不

    痛啊要不我把他赶跑。」

    「別……啊,老公……我坚持的住……」说玩白露把两只牛蛙放到我手里,

    就开始扶着我的肩,踮起了脚,配合着后面挺动臀部。

    白露在中年农民真刀真枪的操干下慢慢开始忍不住呻吟,然后越来越大,最

    后干脆直接喊了出来:「顶死了我……大鸡巴哥哥……好……对……顶我屁股洞

    ……啊……好……再快点,求你……啊……再快点……」

    随着肉棒越来越快的挺动,白露已经趴在我身上了,随着激烈的撞击,就好

    像我也在被別人幹着屁眼。而且随着白露的呻吟,几乎边上所有男人都发现了,

    更多的手伸了过来,摸在她的乳房上、腿上……

    两只手,三只手,然后是七只、十只……白露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几只

    手的时候,体内的鸡巴开始射精了,但是它完全沒有抽出的意思,全部射进了玉

    影的直肠,然后才变软,被白露像拉大便一样拉出屁眼。

    沒多久白露就被拉进了人群中,十几个人挡在我的面前围着她。白露此时已

    被放躺在了地上,裙子早被剥掉,性感的网袜和薄薄的内裤也被撕烂,但还顽强

    的挂在脚跟上,裆部的三只牛蛙也被几十只脚踩得稀烂。

    从人缝中可看到,一个彪悍的像流氓的男人正跪在白露的胯前抽插着她的小

    穴,其他人围成一圈,用鸡巴在我老婆身上磨擦。几乎全车的人都知道了,男的

    全都想过来分一杯羹,连有女伴的也蠢蠢欲动。

    「顶死了我……大鸡巴老公……好……顶我子宫……啊……好……再深点,

    求求你……啊……插烂我这个贱货……」

    眼镜男已射过一次了,这会儿又再度勃起,想起自己还沒在我老婆体内发射

    过,觉得吃亏,于是挤进到了白露的头边,蹲下说:「张嘴,淫妇。」

    「幹嘛啊……顶死我了……这……不是刚才戴眼镜的吗啊……唔……」

    眼镜男看准时机,趁我老婆张嘴说话时把大鸡巴插了进去。

    看到这个美丽性感的少妇太淫荡裤袜里面包了牛蛙,还当众给男人吃鸡巴,

    又有几个男人马上射了,这次干脆全射到了白露的脸上。眼镜男为躲他们的精液

    ,忙把鸡巴抽了出来,刚一抽出,白露便又叫了起来:「好热……你们的精液好

    热……啊……你也射了……射死我了……子宫要被烫坏了……啊……老公救我啊

    ……这回被射满了肯定要怀上野种了。」

    我想去救老婆,但被人群拦住进不去,急死我了,「老婆,你坚持住啊,我

    马上来救你。」

    「原来这个人是她老公啊。」

    「大家让让,把这个骚屄让他老公抱着让我肏。」

    这时一个强壮的民工,赶忙一把将白露面向外的抱拉了起来,走到我面前,

    让我抱着白露双腿,就像把尿的姿势,就在我面前这么站着把鸡巴插入了白露的

    小穴,这样也让別人更清楚地看到他的鸡巴是如何进出我老婆那淫穴的。

    这时一个大个子握着勃起的鸡巴来到我面前:「兄弟,我帮你抱着弟妹,看

    你满头大汗的。」

    沒等我说完就挤开我把白露婆接过去了。

    「对面的小兄弟,让我入一根不介意吧」

    对面的民工就这样边肏边回答道:「大哥,我沒意见,反正又不是我老婆,

    你来吧。」

    白露还不知道他们要幹什么,等发现大个子的肉棒正紧贴着眼镜男的鸡巴也

    要插入自己小穴时,这才慌了:「不要呀!我的小穴装不下两支肉棒……痛……

    胀死我了……快抽走一支啊……小穴要破了…」

    两支肉棒终于在一阵努力下一起肏入了白露的小穴中,然后两人开始了同步

    的抽插。白露也渐渐适应了,因为浪叫声又传了出来:「好……好……我……以

    前沒试过……同时被两支大鸡巴操……再来几支……啊……一起插破我的小穴…

    …」

    「哈哈!原来这浪货这么骚。我干死你!小淫妇……」

    「我们也来!」一对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托起白露的脚也挂在拉环上,同时从

    两边的空隙插进她的小穴。

    「干死我吧……插死我吧……我是骚货……啊……四支鸡巴一起顶中我的花

    心了……」

    在白露淫叫的刺激下,阴道内先前的两支肉棒终于一起冲着花心开火了。

    「射……你们射了……我感觉到了……好多……小穴满了……怎么还有……

    小穴已经装满你们的精液了……啊……太多了……不要了……啊……哦……我也

    要怀孕了……」

    两人刚把鸡巴抽出来,退出人群外,马上就又冲上来三个男人,不到一秒钟

    时间,白露的阴道又被钻进一支鸡巴,屁股洞也同时钻进两支,而且这回阴道有

    三支,屁眼里两支,五支鸡巴一起在两个洞里进进出出。

    「干死我……插爆我……我是荡妇……啊……插进我所有的洞……哦……又

    射了……好烫啊……」

    几个人射完精刚把鸡巴抽出来,白露的阴道内跟着就涌出了大量的精液和淫

    水。

    「啊……啊……要丢了……屁股洞射了……太满了,够了……啊……这么多

    呀……屁股也要怀孕了。」

    屁股后面的两位射完之后,眼镜男又马上冲上来,却不幹,对着后面的人叫

    道:「大家一起来呀,这妞太骚了,后面的也干呀,十块钱一位,我帮你佔了位

    置。」

    后面的人见有人佔位置,马上就冲上来五、六个人,手里拿着钱,塞给眼睛

    就上,沒等白露两个淫穴闭合,她的前后洞还有嘴巴就重新被攻佔了,而且这回

    三个洞都是同时插着两支鸡巴。

    嘴里含着两支鸡巴,白露的舌头无法动弹,两人只好扶着白露的头一前一后

    地抽插起来。阴道内的两根自不必说,白露的左右双手也主动各握一根阴茎,来

    来回回地帮人手淫着。左右胸前也各跪一人,两人正用龟头一下一下地杵着白露

    丰满的毫乳,一时间我老婆身上能被利用的资源都被用上了……

    公车上的人流不停地轮换着,女的都但心被殃及池鱼,早就急急的下车;站

    牌里男的见了都挤上来,加入进轮姦行列;司机趁机加收车费,兜进自己口袋。

    直到终点站,这场淫宴才接近尾声,嘴里的两根鸡巴来不及抽出就直接射进

    了我老婆的嘴里,白露在猝不及防下只好又全都嚥了下去。

       啊!吃了这么多精液嘴巴也要怀孕了!

       然后是胸前的两人把精液射了白露满脸,最后是阴道中的两支一起退了出来,

    当然白露的子宫和屁眼里此时已经被精液灌得更满了。

    左右手的两根阴茎看来也坚持不了多久,正当它们不断发胀,白露也以为它

    们要射了时,它们却一起脱离了她的手掌,像商量好了一样,一上一下,几乎同

    时两支鸡巴分別插入了白露的屁眼和嘴里,司机也走了过来插进白露的阴道,刚

    一插入便开始疯狂地射精。

    白露被两个洞里的鸡巴射得又一次登上了高潮,却苦于满嘴精液,叫不出声

    音。鸡巴刚一脱离白露的小口,她就「咕噜」一声把精液吞了个干净,然后「啊

    啊」的叫了两声,终于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

    这群人对着这个性感的胴体却全都是有心无力了,最后他们把白露身上一泡

    泡浓浓的精液刮进她三个淫洞里,然后在眼镜男的解说下,找来被踩得稀巴烂的

    三只牛蛙老公分別塞进白露的三个淫洞,把精液堵在她体内,而眼睛男赚了个满

    盘钵。

        哎可怜我,我真要当便宜老爸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